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運動和創業,都是探索個人極限


和海豹特種部隊生活的31天】推薦序。

這是一個瘋狂的故事,無論從什麼角度來閱讀。

讓一名在戰場上出生入死、意志與身材都如鋼鐵的前海豹特種部隊成員,住進紐約中央公園旁的豪宅,伴隨自己三十一天,無論上班、會議、出差、搭乘私人客機、與家人過聖誕節、和同事舉辦年終派對,他都如保鏢般隨侍在側,聽起來非常安全而且讓人羨慕。是吧?

讓我講述另一個版本給你聽。一位前海豹私人教練,在你邀請與同意之下,定下讓你覺得不可思議、遠超過目前極限的鍛鍊方式與目標,例如在一天中完成一千次伏地挺身,穿著五十磅重量背心進行路跑訓練,或者在零下十五度的山路跑步後,把下半身浸入結冰湖面的水中;而且每天的訓練都比前一天嚴苛,無論天候多惡劣、不管時間與地點,海豹就是會帶著你完成。

身為同樣熱愛耐力運動、健身與自我鍛鍊的創業者,讀完這故事,連「同樣」兩個字都說不出口。更遑論作者 Jesse Itzler 是得過艾美獎的前饒舌歌手、數次創業成功、完成十幾場馬拉松,娶了同為成功創業者的美嬌娘,他們的故事就已經教一般人覺得宛如神話。

那為什麼如此一位成功人士要這樣挑戰自己?是為了身體與比賽成績?還是只是無謂地找自己麻煩?跟作者完全不同生活型態與個性的海豹,兩人能順利共處,還是會無法忍受彼此?

為了不打擾各位閱讀的樂趣,答案留給各位追尋。但我可以說說自己的體會。

在歷經五年的路跑與鐵人賽事,並且透過專業教練指導與自主訓練後,這兩年我終於明白,運動與健身不只是為了休閒與健康,更是認識自己的最好方式。過去我為了追求健康而維持運動,但現在我為了享受運動而保持健康。

運動最大的樂趣,在於探索個人的極限,以及一旦適應就必須突破的舒適圈。而運動最大的風險,則在於沒有專業的指導,除了效率低落,受傷更可能引起多重的負面效果。

上面這段話,把運動兩字換成創業,同樣精準;也是我十多年來多次跨越於創業與創投身份之間的領悟。

這也就是為什麼這段三十一天的故事雖然瘋狂、兩位主角都非凡人,但仍深具啟發意義的原因。因為即便成功若此,你永遠都可以挑戰身心與意志的極限。追求卓越而非滿於現狀,就是所有成功者的共同面貌。

延伸閱讀:

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典範轉移下的智慧運動時代


在製造業與服務業都遭遇瓶頸的此時,面對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的挑戰,台灣企業過往的優勢與機會,是否還存在?曾經成功轉型或升級的產業經驗,能否帶我們走過這一次谷底?

台灣過去半世紀的長期經濟成就,來自內在因素與外在機遇。從進口替代到科技製造,從加工出口到品牌代工,當年的製造業突飛猛進,優勢來自地緣關係與人口紅利、教育普及。但更大的機會來自典範轉移。

人類史上的重大典範轉移,包括當年印刷術在歐洲造成的文藝復興與宗教革命、蒸氣機與資本主義推動的工業革命、上個世紀末個人電腦與網路普及的數位革命,都是重大技術發明再加上網路效應所推動的結果。

典範轉移會破壞既有經濟模式、產業結構,但也創造大量的生產及消費機會。例如台灣在個人電腦起飛的時代,成就了科技製造業與代工模式,創造大量的經濟價值與工商業機會,但也讓我們習慣了規模經濟與成本思惟

此時,我們正遭遇行動網路與連網裝置造成的物聯網革命,不僅上網人口在十年之內從三億成長到三十億,上網裝置更是上網人口的數倍。來自行動網路、穿戴裝置與智慧環境的大數據,將徹底改變你我的生活方式與產業結構。

伴隨著聯網裝置與數據量的巨幅成長,以及運算及連網成本大幅下降,人工智慧(AI)領域快速起飛,五年前我們才剛進入「行動為先(Mobile First)」的時代,如今我們已經要疾呼「AI為先(AI First)」了。

人工智慧與機器人對產業與經濟的衝擊,不僅止於製造業或交通運輸這些勞力行業,事實上越是依賴數據的行業,例如會計、精算、金融、醫療、保險等,都將遭遇巨大挑戰。過往這些「專家的直覺」來自大量時間投入與專業經驗累積,但可見的未來,連網人工智慧系統將取代許多專家。

反過來說,當人類得以不再被重複性的勞力與腦力工作綑綁時,多數人將要從事哪些工作,或過著怎樣的生活呢?

首先,距離AI全面取代人類的生產與思考能力,還有相當時間,但關鍵是我們把這件事情視為威脅還是改善。唯有理解並預測人類在未來的普遍生活型態與基本需求,才能重新設計社會制度與產業結構。

但無論短時間內制度如何演進,機器會取代就業還是幫助人們把工作做的更好,個人與群體的生活水平、健康意識、教育方式的提升或翻轉,將是各先進國家與重大資源決策者必須投入的長期投資。

此外,人類面對另一個典範轉移是在產業週期快速縮短之際,平均壽命卻不斷延長。因此,預防醫學與個體化醫療將是接下來最重要的產業,而過往被視為休閒、娛樂或教育範疇的運動產業,將逐步與健康甚至醫療產業接軌。

這兩年問世的穿戴裝置與運動設備,都大量整合軟體與硬體功能,記錄運動軌跡與生理訊號。在台灣也已經有保險公司推出穿戴保險,獎勵運動里程或步數達到一定水平的保戶。

運動產業過往被視為製造業與休閒業,但在許多國家已被列為國家級重點行業。除了透過偵測裝置、連網平台與演算法來促進運動、提升健康,對於產品設計、生產製造、服務提供、競賽轉播,也都可以利用物聯網與人工智慧,全面性地提升產業實力與國民參與。

典範轉移下,運動產業會是台灣的機會與還是挑戰,端看我們如何思考與決定。


(圖片來源,本文整理自  MixTaiwan 活動,經編輯後,刊登於工商時報

延伸閱讀:


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用長期思惟,投資孩子的未來


隨著世大運即將在台北開幕,運動再度成為人們關注的話題。但除了觀看比賽、為選手加油,多數民眾參與運動的方式與經驗,除了路跑、騎車、打球、健身外,最多的還是從小到大的體育課。但多數人的體育課回憶,無非就是做操、打球、測驗或準備運動會,不僅沒有學到如何使用身體,甚至對運動產生負面印象。

除了上體育課的我們,有另外一群人,從小因為天賦,進入體育班或成為體保生。若仔細觀察,這些孩子跟國外俱樂部培養的選手,小時候也許差異不大,甚至還常常在中小學階段打敗人家,但為什麼在成年之後卻越差越遠?

也許我們的教練素質跟訓練技術,的確與國外有差距;但沒道理台灣的孩子小時了了,長大了卻一個個崩壞。我認為真正的差異關鍵是培訓制度跟背後觀念,尤其是對於「投資長期」的觀念差異。

我們的教練只在意孩子的現在,在他指導之下能拿多少獎牌;孩子的未來與他無關。但俱樂部栽培的是選手的未來,長期投資為的不是馬上收割而是長期報酬。所以他們會保護選手的未來、累積他們的潛力,而我們只有操爆孩子的現在,濫用他們的天賦。只因為他們的未來,與這些大人的未來無關。

這也是為什麼台灣如今有成就的國際選手,多數都是家長一路栽培提攜,而且不是從小在體育班長大。反而許多體保生或體育班學生,在青少年階段受傷之後,就離開運動領域,甚至這輩子再也不參與運動。

其實揠苗助長的行為一直都在,不僅在體育班或升學班,也在各級科展、學科奧林匹亞或各項學生競賽中。短視近利的思維,也反應在企業只想用即戰力跟爆肝部隊,教育現場習慣作業與考試、卻缺乏長期思考跟思辯能力一般。

缺乏「投資長期」概念的國家制度、社會思維、教育系統,是不可能培養出偉大的選手、創業者跟知識份子的。

那麼怎樣才能發生改變呢?我的答案是,從家庭做起。所有父母都願意投資孩子的未來,但前提是他們要能理解並參與孩子的現在,而非外包交給老師、學校、教練、社團跟補習班。

當然,要改變父母的行為,要從改變工作與生活的型態開始。我之所以投入家庭運動跟實驗教育,就是要讓更多父母參與孩子的現在,投資他們的未來。

(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 1068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我們該給孩子什麼能力?


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父母,我們本身可說是非常幸運的世代,卻也是極端焦慮的世代。在面對指數型成長的知識經濟時代,到底我們該給孩子哪些能力?

回首過往百年,人類對於能量、物質與生命現象,有了嶄新的掌握與應用能力。潔淨的能源、發達的醫療、先進的生產工具、高速的通訊與計算機器,也造就了我們所熟悉的科技工業與網路經濟。

但與此同時,前所未有的人口數量與資訊成長,加上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的挑戰,我們如同處於當年的工業革命前夕,可以預期新一波產業變革即將到來,卻無法猜測二十年、甚至十年後,我們孩子成年之後的世界樣貌。

人類能夠不斷進步,靠的是認知提升與協同創作的能力。觀察至今最偉大的國家、企業、或是高速成長中的新創公司,都具備相似的特質,也就是打造廣納開放而正向競爭的制度,讓個體與總體競爭力都能隨著體系成長。

這也就是為什麼台灣高喊產業轉型多年,卻只能原地踏步的原因。過往政治氛圍、教育制度與產業形態讓多數人習慣服從、被動、由上而下的態度,雖造就了製造業時期的勞動價值快速成長,卻也阻礙了集體創作與主動學習的可能性。

幸好,台灣正經歷社會轉型與資訊開放的過程,雖然有許多制度與習慣待打破,但磚牆已倒、曙光漸露。對千禧世代而言,最重要的能力是主動學習、從做中學,在挫折中累積認知提升的經驗與速度,在競合中找到協同創作的靈感與成就。

但除了與世界接軌、與團隊協作之外,跟自己的身心靈對話,也極為重要。透過運動鍛鍊身心、培養規律,感受身體與環境對話,是最基本的方式。

也就是說,在這個奇點降臨的時代,我們該給孩子們的是「認識世界與感受自己的能力」,還有「突破框架與挑戰自己的勇氣」。

因此,這個暑假,我們嘗試結合自然科學、工程科技、運動課程與生態教育,透過團隊創作、自我探索、從做中學,給孩子多一些可能性。

歡迎認識親子動跟奇點創意、蝌蚪池塘及 Garmin 共同舉辦的「科學生活夏令營」,給孩子認識世界跟挑戰自己的機會!

---
延伸閱讀: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運動,是給孩子最好的投資



經過半年籌備,親子動這個月開始試營運。許多朋友問我,為什麼從網路科技產業轉而投入家庭運動領域,我的答案是:「因為運動教我認識自己,適應環境;更是給孩子最好的投資。」

許多人會質疑,現代生活如此便利,壽命又逐漸延長,為什麼人還要運動呢?事實上,正因為現代化生活讓我們運動不足,醫藥進步只是讓人延壽,卻無法真正維持健康。

從演化的觀點,現代人類的身體其實「適應」大量運動。在演化歷程與遷徙過程中,運動一直是重要能力。許多研究顯示,人類始祖每天得跋涉八到十公里才得以溫飽,約莫就是一萬步。演化讓人人都擁有日行萬步的能力,但百年來人們越走越少,運動能力也越來越差

而且即便在城市裡步行萬步,跟在野外移動八到十公里,也完全是兩回事。日行萬步只是基礎,我們的肌肉與心肺功能、身體的協調、平衡、柔軟度等都必須同步提升,才能是真正的健康。

再從演化觀點來看,如果兩群人類始祖,一群可以因為運動而促進大腦發展、身心提升、適應環境,另一群沒有這樣的能力,哪一群會得到天擇的青睞?

很顯然的,從人類適應了這個地球上多數的環境,遷徙了最長的距離來看,應該是前者,也就是運動不僅是肌肉與骨骼的活動,更是大腦與心智發育的關鍵。

不說別的,光讓孩子們在草地上自在奔跑,那種自然的快樂,已經說明演化留在人類身體與基因裡、讓運動能創造正向情緒的連結

除了腦力,運動對體力、專注力、適應力的促進,也一直為人所知。許多孩子在學習上的狀況,其實未必是智力因素,透過運動其實可以提高學習效率。

因此,無論父母或孩子投資時間在運動上,表面上佔據了片段時間,但透過有效、有感、有趣的運動型態,不僅可以提升體力,更可以提升工作與學習效率,並且認識自己,適應環境。

把運動當一回事,我們都將成為更好的自己。

(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60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世界越快,身則慢


現代人總習慣上緊發條、全力衝刺,想加速成功的腳步。但如果有機會把節奏放慢,人生各階段的風景是否會有不同?


【現代化的進程與問題】

以前常聽人說,職業謀殺興趣。但現在我常覺得,職業謀殺的其實是多數人的性命。

為了運動跟創業這兩個主題,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人類的起源跟演化,還有現代化對於我們社會、經濟、文明與個體所造成的進步與傷害

總歸來說,人類因為適應力、資訊力與創造力,產生了不斷進步的文明;也因為社交與協同工作的能力,造就強大的群體力量;再加上以保存能量為出發點而演化出來的惰性,讓我們擁有了方便而現代化的各式工具與生活環境。

到了廿一世紀,人類幾乎已經克服飢荒、戰爭與流行病這過去三大死亡威脅,但是與數萬年演化過程中遭遇的困苦環境相比,現代人過得舒適長壽,卻也因為缺乏運動而越來越衰弱。

數百年來的產業進程由農業、工業到服務業,勞力付出越來越少,勞心程度卻越來越高。每天下班總覺得身心俱疲,但事實上讓你覺得疲累的不是因為身體勞動,而是缺乏活動與刺激。

尤其工業革命後的規模化、標準化思維,讓多數人必須配合企業組織的運作方式,無論通勤或辦公時間,即便站著開會或上班,也無法達到運動效果,長時間坐著工作更是一種慢性謀殺。

【百歲世代與零工經濟】

但即便如此,由於公共衛生與醫藥技術的進步,過往50年,多數已開發國家的人口平均壽命從50歲增加到80歲;有許多學者預言,目前剛跨入中年的我們這個世代,多數人都可以活到百歲。這個現象造成許多社會快速進入高齡化,台灣更是當中最嚴重的一個。

但從技術進步與產業變革的角度來看,我們跟上一個世代面對的是完全不同的速度。長期與全職工作的型態,將被臨時與兼職的方式取代。協同經濟模式(如 Uber, airbnb 等)雖然可以創造許多自雇工作機會,但也會破壞不少傳統勞動機會。

但真正威脅多數人工作的不是移民、臨時工或外包模式,而是自動化跟智慧化的機器。因此,多數人將面對比往常更多挑戰與變動的職涯與人生下半場。

在百歲世代與零工經濟並行的新常態社會,過去我們對高齡跟工作的認知,都將巨幅翻轉。

【運動是最划算的投資與美好的生命形態】

對於已經或即將邁入中年的我們,面對還有四五十年要活的漫長歲月,跟不可知的生活挑戰,近來我突然有所領悟,其實從事運動是最好的策略。

如果我們從35歲開始,進行規律、有效而多元的運動組合。讓肌肉量、心肺能力跟活動度一起提升,身體常保年輕;運動產生的血清素、正腎上腺素、多巴胺更可以刺激腦部,讓你心智年齡增長;當你年齡來到在40歲,身體卻還保持30歲狀態,但心智已經跟50歲般的成熟。

規律運動、做足份量,表面上讓你少了工作時間,但是卻能健康地投資人生;反過來說,長期超時工作並缺乏運動,身體老化加速,但心智卻停止成長。

把時間快轉到了65歲,長期運動者可能擁有50歲的身體跟80歲的智慧,可以輕鬆從容的享受人生;但30年沒運動的身體將如風中殘燭、行將就木,心智卻非常僵化、容易失智。

面對人類越活越久、環境越變越快的新常態社會,你要選擇長期投資身體跟腦袋,用年輕而有智慧的姿態進行人生的下半場;還是退休之前已經失去享受人生跟保有尊嚴的能力。

這也就是我在人生跨過中場時,選擇運動當作創業主題跟終生志業的原因。隨著我運動的時間越長、知識越多,我越有能力掌握自己的生命節奏,而不用讓職業謀殺我的性命。

創造 Fitmily 這個家庭體適能系統,對我來說,光是贏得自己與家人的健康,就值得了。

即便你做的不是運動這一行,只要開始投資運動這件事,面對節拍加速的未來,把自己的人生節奏放慢,其實會是最好的生存法則。

世界越快,身則慢。而運動會是你最好的節拍器。
---
(圖片來源)延伸閱讀:

2017年3月8日 星期三

大學,是選擇而非必然

高中教育應該是成年準備教育,而非大學的預備教育。大學也許是菁英與學者的搖籃,但高中教育才是一個國家社會是否成熟的重要指標。



近來教育界針對107課綱是否會繼續重蹈「升學領導教學」的覆轍,有許多討論。但我認為現下高中教育的核心問題其實不是該如何銜接大學,而是為什麼要繼續把高中視為「大學的預備教育」。

從十多年來面對學生的經驗,以及觀察千百位創業者的學經歷背景,面對產業快速變化的時空,除了高等教育必須調整,我們也該檢視「高中教育」的目標與意義。

高中原本就是成年準備教育,否則成年標準不該是十八歲而是廿二歲。但在過去三十年,台灣多數人卻不斷把成年心態跟就業時間延後,彷彿學歷越高、在學期間越長就越有競爭力一般。

但事實上,不會留在學界、成為學者的多數人在傳統大學教育型態下所得有限,一輩子所遇到的老師多半只具有學術或教育經歷。即便是學術成就卓越、教學績效斐然的教授,也未必能回答多數學生們對生涯與職涯的疑惑。

老師們的經驗與視野,往往也侷限了學生的未來。偏偏台灣過往的高教體系,向來不鼓勵老師踏出校園擔任產業身份甚至創業,也造成產學脫節日益嚴重,這一直是我們必須面對與處理的比例原則問題。

我這學期回到母校兼課,面對一群優秀的理工大學生與研究生,卻都不知道畢業後何去何從,他們的茫然令人憂心。除了檢討大學教育之外,我們更應該思考國民教育的方向。

在可見的未來,大學的獨特性或許依然存在,但其普遍性將隨著產業變動的加速跟其自身演進的緩慢而消失。尤其在即將大量缺工的台灣,提前就業的需求跟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都必須讓高中成為教育的關鍵時期。

當然,這裡所指涉的高中教育,也未必是傳統的學校型態教育方式,而指的是成年前的最後一個學習階段;包括多元學習或實驗教育,結合跨校修課或在家自學,甚至中學就進入產業實作、創業。

再反過來說,唯有讓高中跟大學各自還原本質,也才能讓大學真正回到它原本該有的學術教育與研究機構的角色。

大學,應該是一種選擇,而非一種必然。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55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