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1日 星期三

我們需要的不只是勇氣


新年剛到、歲末年終,理應是送往迎來、眺望新局,但如同這幾陣子籠罩在霧霾中的台灣一般,許多事情總難一眼看清想明,通往未來的路徑究竟在哪裡。

一月初跟高中同學聚會,無論在科技產業、金融單位還是醫療機構,不管是在企業身為主管或者創業當老闆,大家憂慮的除了產業創新機會跟國家競爭力,最在意的還是如何栽培下一代。

身為戰後嬰兒潮的下一代,出生率高峰的我們習於同儕競爭,歷經民主化與多元化,也參與了不同產業崛起與衰退的階段,談起科技產業的更迭、加密貨幣的波動,教育翻轉、數位醫療、保險創新的機會與挑戰,也感嘆於世界變動的速度與幅度。

也因為世界變化如此之快,那些曾經靠苦幹實幹就能採摘的果實,已經越來越少。面對經濟模式的轉型、高等教育的變革、勞資關係的角力,還有高齡化的人口結構危機,都不是短時間、靠硬幹就有標準答案的。

當過上班族跟兼職教師、身為微型企業主,也跟資本家、政務官打過交道,我更深刻體會到,每個人都會因為所在位子與過往經歷,對同一件事情有不同的解讀跟立場。同溫層現象限制了我們的觀點與視角;唯有盡量保持多元甚至對立的資訊管道,才有機會獨立思考,並且同理對方,找到對話的方式與頻道。

視角與觀點之所以重要,因為方向對了,努力才會達到目標。這些年我們不斷鼓勵年輕人勇敢,彷彿只要有勇氣,什麼都可以挑戰。但成功關鍵從來不是勇敢,而是智慧跟能力。

我們常說勇者無懼,但勇者之所以無懼,其實是因為強壯。此時台灣需要的不只是勇敢,而是真正的變強。當低懸的果子沒了,我們就要有能力與智慧,去採摘高掛的果實。

但在那之前,我們要能體諒彼此、不分世代與出身,理解受限在經驗與現實的個別差異;知道即便意見相左,情境不同,我們都不是敵人、而是夥伴。

真正跟你一同競賽的,不是場上對手,而是內心自我。場上的對手其實是陪你變強的伙伴,他們最知道你是否變強,也最能刺激你變得更強。唯有讓自己變強,才能讓身邊的人得到幸福。這是這些年運動、創業給我的啟發。

願年歲靜好,智慧增長。我們都要變得強壯,也要能溫柔而更體諒。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登於今周刊1099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2017年12月28日 星期四

實驗大學也要一味追求績效嗎?


自2014年11月實驗教育三法通過以來,台灣的實驗教育規模,三年來呈現每年倍增的趨勢。除了反應許多家長對體制內教育的焦慮與不信任外,也展現了台灣的開放社會面貌與教育產業契機。

根據教育部資料,今年(106學年度)全國有55校辦理「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公辦民營」型態則有7校,兩類學生共超過七千名;而在家自學、團體共學及機構型態的三種「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學生約五千名,總人數達一萬兩千名。

在少子化年代,各級學校普遍面臨減班、併校的壓力,但實驗教育卻逆勢起飛、需求大漲;而原本已積重難返、招生困難的大學教育,顯然將雪上加霜。也因此,正在立法院三讀的實驗教育法修正案,除了開放高中以下公校的實驗教育比例由10 % 提高至 1/3,也研擬了大專以上的實驗教育辦法。

站在實驗教育家長與兼職大學教師的立場,樂見主管機關的正面態度,但若細就實驗大學的相關條文,其申辦條件為「辦學績優的大專,認定標準由主管機關認定」,仍充滿體制內的「管制」與「菁英」思惟。

多年來台灣的大學教育問題,主因是師資與教學型態趨同、薪資與聘任管制嚴重,導致學用落差、供需失調、產學脫節、人才外流。將實驗教育導入大學階段,應該要能解決高教困境,但難道「辦學績優」的大學就沒有這些僵固沉痾?還是其實越「頂尖」的「研究型」大學,離實驗教育的「多元化」、「開放性」越遙遠?

其實我並不反對研究型大學的存在,甚至認為頂尖研究必須長期投資與支持。但多數人需要的成年教育,其實並不存在於台灣普設的大學校園中,而這些學校的環境與師資,都是模仿跟來自學術型大學。

多數教授一輩子的經驗與成就是做個(傑出的)學者,但多數民眾並不需要學習如何當個學者、生活情境與所需技能也跟大學教授大不相同。當我們多數的成年人都會進入大學,卻只有少數大學教師擁有非學者的生命經歷,這才是台灣高等教育的問題核心。

台灣在實驗教育領域的立法進展與多元程度,目前在亞洲位居第一。而我們好不容易有一位來自基層的教育部長,能否放棄績效指標與管制思惟,真正地開放高等教育?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登於今周刊1096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
延伸閱讀:

2017年12月24日 星期日

台灣人才出走,創新難行



擔任新創參與者與創業教育者將近十年,這兩年格外感到人才缺口對台灣整體競爭力的衝擊。除了人口結構反轉、產學脫勾嚴重之外,對於新世代人才的吸引力逐年降低,將是台灣最嚴重的國安危機。

以高等教育來說,台灣擁有傲視全球的大學密度,研究成果也不落人後,但是教授薪資與研究資源之低下匱乏,不說全球倒數,在亞洲也遠遠落後日韓星港。設想今天你是留學海外的傑出學者,除了對台灣、家人跟教育的情感,有什麼原因要回來執教?

不說生活艱辛與研究困境,光是作育英才的機會,在台灣也是越來越難。隨著台灣高教環境與產業競爭力的下滑,許多優秀高中生的第一志願早已從台清交成,轉為美日歐星的一流大學,或對岸的北大、清大、港大、中大。

當四十歲以下的傑出學者跟二十歲以下的優秀學生逐年出走,年輕人赴大陸求學就業的意願將近五成,五到十年之後,台灣的學術與產業競爭力,都將岌岌可危。而墊基在教育水平、產業基礎與人力資源的創新能量,也將產生嚴重斷層。

要把人才留住,就必須投入資源、創造舞台。但過往我們也不是沒有成功案例。

以2008年啟動的STB(台灣史丹福醫療器材產品設計人才培訓計畫)專案來說,8年內培訓43位醫師與工程師至矽谷歷練一年(每位預算10萬美金),回國後已成立13家新創企業、資本額累計13億,並吸引投資機構與創投基金募資達22億元。等於政府投資1億3千萬,帶動資本市場35億投入,效益極高。

四十年前的RCA計畫開啟了台灣半導體產業契機;十年前啟動的STB將是台灣醫材產業的創新能量。但類似的計畫能否推廣到更多領域與國家,並且從高中生與大學生開始,而非針對醫師跟博士?

一個國家的競爭力來自對人才的吸引力。唯有正視人力危機,積極培育跨國與跨領域人才,台灣才有未來,才能繼續談論創新創業與產業轉型的可能。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92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
延伸閱讀:

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為什麼台灣老人愛看病


最近擔任一場「樂齡程式開發大賽」評審,除了有感於聊天機器人成為網路服務開發新趨勢,並樂見政府開放數據平台提供民間使用之外,比賽過程中,許多年輕開發者對於高齡者的行為觀察與需求,也讓我感觸良多。

台灣即將邁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人口佔比 > 14%),老年人口的社交需求、健康照護、飲食起居、家庭生活,都成為所有人必須面對的課題,無論是為了長輩的現在或自己的將來。

因此,在比賽中關於老人社交、旅遊、生活的服務設計,有非常多的創意發想跟實現方式,但最主流的卻是老人醫藥及看診服務。某個團隊提出的論點:「老人最常去的地方是醫院,所以我們要解決老人看診的痛點」,乍聽言之成理,但深思後卻也有不合理之處。

觀察身邊的退休長輩,的確偶爾會上醫院門診。台灣慢性病的盛行率高,醫院看診人口以高齡者居多,也是事實。但是為什麼老人最常去的地方應該是醫院?

數據會說話。根據統計,台灣65歲以上的老人,每年平均看病將近27次。相較於歐美國家,平均每年大約4~5次的就醫次數,台灣堪稱全球最愛看病的國家。

除了因為相對便宜而且品質良好的健保制度與醫療服務,還有地狹人稠、交通便利的社會環境,人民擔負的就醫與領藥成本之低,台灣可謂世界冠軍。但這也造就了多數人把健康外包給醫院,認為身體出問題再去看病的心態。

此外,老年人真的愛逛醫院嗎?還是因為看診型態跟領藥程序沒有針對老年人多重慢性病的特性,加以重新設計?多數人其實都能理解,生病是長期生活型態不健康所導致的,那麼為什麼我們不能把健保經費跟醫療給付,還有未來看診跟臥病的時間,轉投資到更愉快卻更有效的健康環境跟行為促進面向上呢?

多數慢性疾病的致病因子,包括基因、環境跟行為。短時間內我們無法改變基因,但透過環境改善跟行為誘因的設計,把醫療資源投注在健康促進跟預防醫學上,其實人老了未必需要常跑醫院。

台灣老人愛看病除了因為就醫便利,還因為多數老人真的有病在身。在高齡化腳步無法逆轉而且加速的現實情境下,我們真的要繼續讓台灣人又老又病嗎?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88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欲讀:

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

給孩子犯錯的權利



十多年來,我站在創業生態圈的第一現場,觀察、參與、協助或親身投入創業。最大的心得是,創業最難的不是遭遇挫折、面對挑戰,而是如何正確而快速地決策,選擇什麼是該放棄的,什麼又是該堅持的。

這些選擇的智慧與堅持的勇氣,部分來自創業者的天生氣質,但更多時候,源自於成長經驗、學習歷程,以及成年後實習、就業或創業的經歷。

人生幾乎每一個時刻都面臨抉擇,我們也都時常會犯錯。抉擇的事情跟犯錯的代價有大有小,但因為每個人的家庭環境與各樣經歷,對於犯錯態度與修正能力的養成都不相同,也就造就了不同的價值觀與發展可能性。

創業未必適合每一個人,但犯錯卻是人人都會遭遇的。犯錯之後如何面對、如何停損、如何修正、如何與其他人溝通,爭取資源跟機會,都是我們應該為自己跟孩子培養的經驗與能力。

最近舉辦幾場實驗教育相關的講座,除了增加自己跟參與家長們對體制外學習方式的資訊與經驗,也在跟幾位教育創新先行者的對話中,包括自學教父陳怡光、無界塾創辦人葉丙成教授等,獲得啟發。

在一切都加速翻轉的年代,我們幾乎無法判斷孩子未來適合什麼行業、擔任什麼角色,也因此在孩子成長過程中,父母能給的最好禮物,是讓他們犯錯的權利。

不讓孩子犯錯,就是讓他們失去了探索世界、認識自己的機會與能力。此外,犯錯趁早,成本才小。越是避免孩子摔跤或失敗,將來的傷痛就越嚴重、復原期就越長。

身為父母,我們總希望給孩子安全的環境。但隨著環境變動、孩子長大,安全感是透過冒險、衝突挫敗中學到的判斷力,還是循規蹈矩、少做少錯累積出的服從性?我們能給的是安適的環境、明確的規則,還是嘗試的自由與失敗的勇氣?

沒有絕對正確的答案,但我知道的是,人類正面臨在史上最變動、最難預測的進步週期,還有逐步逼近的奇點降臨(人工智慧超越人類的時刻)。適者生存、強者為尊,無論是要讓孩子當蟑螂還是野狼,唯有充分的探索才懂得選擇,也唯有自己選擇的才能負責。

如果我們希望教出對自己、對世界負責的個體,能面對變動、快速適應的新物種,一切從讓孩子犯錯開始。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登於今周刊1084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
延伸閱讀:

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環保能,運動一定也能



剛剛落幕的世大運,在各國選手的同場競技、台灣代表隊的出色表現,以及志工與觀眾的熱情參與下,相信對台北市民與全台灣,都帶來一次難得的運動饗宴。但除了下場比賽與場外觀賞,運動該如何走進每個人的生活?

如同我們把健康交給醫院、學習交給學校、藝術交給博物館一般,運動在台灣,彷彿也只能在球場、操場等特定場地。但唯有把健康、學習、藝術跟運動都融入人民生活,才算進步而幸福的國家。

這些生活要素要形成規律或建立文化,簡單來說,要透過環境與行為的設計。而在思考如何讓運動走入生活前,我們或許可以想想,有哪些事情在台灣已行之有年,並且成為多數人都遵循的態度或習慣。

舉例來說,垃圾分類與資源回收,就是一個我們已經養成的習慣。但還記得三十年前,垃圾既無法減量、更缺乏分類,當時的垃圾掩埋問題還引發不少次鄉鎮大戰。

但今日,無論是第一次來到台灣的外國旅客,或者是出國旅遊的台灣人,都一定能感受到,相較於許多國家,台灣社會在環保意識與行為上,已經是國際的前段班。

我們是如何從一個曾經有垃圾大戰的地方,成為習慣垃圾分類的社會呢?除了從大街小巷、校園到便利商店的分類垃圾桶,以及隨袋徵收的垃圾袋政策、分類收集與處理的垃圾車與產業鏈,資源回收行為與環保意識已從家庭、學校、企業到每個角落,普及而深植人心。

但一切也並非來得如此容易,在全民環保行為的進化過程中,每一步也都歷經習慣改變的痛苦,但在政策、環境、教育、個人與組織誘因等多重設計下,我們才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樣貌。

運動的普及與實踐,也該跟環保一樣。只要從環境、流程、政策、教育、個人與組織行為下手,我們就能把運動置入生活、走入社區

環保能,運動一定也能。關鍵是我們是否願意投資長期,除了還給我們自己乾淨的台灣、乾淨的地球,也給自己健康的身體、健康的生活。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登於今周刊1080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全民運動的最後一哩路


在七月初我很榮幸獲邀參與台灣年度最盛大的體適能大會APEX,分享「家庭運動在台灣的機會與挑戰」,並聆聽多場講座,包括智慧健身房在全球與亞洲的發展、中國健身產業的蓬勃近況,還有如何成立新型態的運動訓練班。

隨著行動網路、穿戴裝置與大數據起飛的新一波典範轉移,網路科技除了創造數位行銷、電子商務與社群媒體之外,健身產業也開始透過偵測裝置、連網平台與演算法來促進運動、提升健康

消費者開始掌握與理解自己的身體狀態與運動能力,也走進虛實整合的體驗經濟與智慧生活。透過線上體適能平台產生的客製化課表,網實交融的健身課程與教練指導,加上便利舒適與全時配戴的智慧裝置,健身運動已經開始走進社區與家庭。

家庭運動與智慧健身將是運動產業最重要的趨勢,是預防醫學、個體化醫療與健康保險真正該推動的治本方案,也是全民運動的最後一哩路。但在台灣,我們的都市計畫法規卻對運動訓練班進入社區有非常多的不合理規範,尤其在使用分區跟營業認定上,仍採用傳統大型健身房或俱樂部的思惟,對於輕器材、重指導的工作室與訓練班極不友善。

運動在台灣,一直被當成休閒、教育、娛樂產業,即便人人都上過體育課,但卻從來沒有培養出長期興趣與正確認知;但在對岸及許多國家,已經被列為國家級產業,因為沒有全面健康的國民、沒有強健專注的身心,就沒有強大的國家競爭力。

台灣目前長期健身人口約50萬人,對照歐美5 -10 % 人口滲透率,至少還有兩到三倍成長空間。當智能健身在許多國家中如同便利商店的開展,獲得風險資本與專業人力的大量投入,我們卻連小型工作室與運動訓練班都無法進入社區,或者只能在灰色地帶方式經營,對消費者的安全保障、對場館經營與教練指導的穩定性、對政府課稅與管理機制的權責而言,是三輸的局面。

其實這不是只有健身產業才遇到的問題,台灣有太多產業都遭遇法規調適遲緩、業者苦無轉機的局面。在產業週期縮短、人類壽命延長的時代,我們再不重視智慧健身產業與預防醫學趨勢,台灣除了在運動產業追不上人家,喪失原有的科技優勢與健身服務業結合契機,連國民體能與健康都將輸在起跑點上。

世大運聖火已經抵台、場地即將就緒,但我們的社區運動與智慧健身,何時才能點燃?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72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