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

選人比選題更重要



關於創業這件事,十多年來我歷經多種角色,有些項目略有所成,但也不乏失敗收場的經驗。回首來時路,總思索這些成敗,是來自產品本質或市場因素,還是在組建團隊與選題時就已經浮現問題

前一陣子參加「台灣—史丹福醫療器材產品設計之人才培訓計畫(STB)」十週年活動,聆聽多組培訓人員歸國後創業的心路歷程。其中一位提到培訓期間參加一堂創業心理與組織行為學的課程。從學期初到學期末,每次帶著創業主題去找教授,他得到的答案都是:「先別告訴我你要做什麼題目,先告訴我你找了怎麼樣的團隊成員,還有你們如何相處。」

這個故事當下解答了我心中疑惑。創業項目的好壞,固然有環境跟趨勢的背景因素、有技術與產品的硬底子功夫,但最重要的,仍然是團隊組成,包括成員的技能組合、相處模式與共同價值觀。

再好的題目跟時機,都會因為團隊默契不佳、能力不足而失敗;反過來說,一個氣味相投、互信互助的團隊,才能忍受挫敗、持續修正直到成功。比起有題目再招募核心成員,以團隊特質來選題還容易些。組團隊時當然不該漫無目的,但與其以題目來限制成員背景,還不如對成員特質跟合作方式採取嚴謹態度

人是創業的關鍵,道理容易明白,但對於缺乏團隊意識與操作經驗的人來說,格外困難。尤其創業者多半個性專斷、相信事在人為,卻忽略了即便你可以勉強自己,卻不一定能夠改變別人。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成功的創業故事,當中不乏成員彼此怨恨甚至撕破臉、多次重組的過程。

因為選人永遠比選題重要。人對了,事情就會對。所謂的「對」,並非不能犯錯,但擁有共同信念才能原諒彼此、一起前進,而非謹小慎微、不願嘗試。創業也好,人生也罷,該追求的是成長,而非成功。

把成功當成框架,對人對己都是一只符咒、一種懲罰。反過來說,把持續性的成長當作目標,時間的累積就有了意義與價值。天時、地利、人和的成功要素,我們也許不能改變時空,但可以選擇跟對的人合作,一起成長、一起試錯,讓挫折成為養分,而非成為彼此怨懟的理由跟失敗的藉口。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108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
延伸閱讀:

2018年3月18日 星期日

智慧來自試錯與修正的迭代



之前的文章,我提到台灣需要的不只是勇氣,還是智慧跟能力。如果能力來自專注與長時間的累積,但智慧該如何養成呢?

目前最受關注與期待的科技領域,當屬人工智慧。去年打敗西洋棋王的AlphaGo被十月份發表的AlphaGo Zero超越,在三天內完成人類千年的圍棋歷程;去年底發表的Alpha Zero則完全不需要人類訓練,在34小時內擊敗 AlphaGo Zero。

無論是工人智慧或是人工智慧,智慧都是迭代出來的。人類不斷在文明與科技上突破與進步,靠的正是犯錯與修正的累積。而人工智慧可怕的不在於演算法本身,而在於迭代的速度跟演化的能力。

除了迭代速度,智慧的本質是從自己跟別人的錯誤中學習的能力。辛苦的靠自己跌倒爬起來,厲害的從別人犯錯中學到經驗。

這也解釋了連續創業者值得投資的原因,尤其是多次成功的連續創業者,最值得投資的就是他們從錯誤中學到智慧的速度與能力。也因此,創業避免失敗的方式不是去研究成功案例,而是大量累積失敗經驗或觀察足夠數量的失敗案例之後,再決定是否投入。

以創業成敗實務中的百分之一比例來說,沒有觀察或累積到上百個失敗經驗、並從中學到教訓,其實成功很可能都是偶然。當然在創業過程中的累積也很重要,但是否有足夠資源得以承受大量迭代,試錯修正的速度與能力就成了關鍵。

所以創業選題跟準備除了自己的熱情跟累積,更重要的是找到可以快速迭代的題目或能力。如果選題跟商業模式的試錯成本很高,當然要準備充足的糧草與子彈;反之,如果資源有限,就該選擇容易試錯修正與大量迭代的商業模式。

至於那些第一次創業就長期成功的創業者,不是不會犯錯,而且聰明到在錯誤大到為人所知前,就能防微杜漸、快速調整,所以看起來的順利,其實是快速微調的後果。

人要犯錯不難,難的是認錯跟修正,更難的是快速修正跟大量迭代。人類的智慧跟演進,也就累積在犯錯的次數跟修正的速度。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103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
延伸閱讀:

2018年3月6日 星期二

場上唯一的敵人跟教練,都是自己

比賽,從心開始】推薦序 by IC

-- 場上的其他選手,其實不是你的對手,而是夥伴;無論跟你並肩而行、前後追逐,大家都是在拿出最佳實力,證明自己贏過昨天、上一季、去年或上一場賽事的自己。只是,你們碰巧在同個時間、同個地點,一同完成這場跟自己的比賽。 --



這是一本關於比賽的書,談的卻不是場上的比賽。這是一本關於網球跟教練的書,但應用領域卻遠不僅只於網球及運動教學。讓我先聊聊自己的故事…

2012年至今,我參加十場鐵人賽事,從25.75公里的半程鐵人,到最後兩場、相隔一年的113公里半程超鐵。當中,也跟團騎車環島、參加全馬賽事,平日的自主訓練,跑班、泳團跟私教課程更是沒有中斷、強度逐步提升,為的是輕鬆而專注地完成一場比賽。

是的,只為了真正完成一場比賽,我花了五年。

在今年四月底、第二次參加的113賽事,直到抵達終點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五年來的各種練習跟參賽經驗,都沒有白費。雖然成績是五年來的最快速度,但心情跟身體上的輕鬆,跟賽後恢復的速度,超過之前每一場比賽。經過一年鍛鍊,完賽時間從7小時47分進步到6小時34分,這1小時13分的差距,除了來自正確的訓練規劃與執行之外,更重要的是比賽時的專注與穩定。

即便如此,這場比賽並非一路順利。游泳時因為捷泳定位技術不足、路線偏斜而浪費不少時間;轉換到單車項目時,因為程序準備上的疏忽,沒能戴上有度數的風鏡,只好裸著近視超過400度的雙眼,聚精會神地完成90公里的單車路程;還好最後以目標配速完成21公里路跑,也是我第一場沒有停下來行走的鐵人賽。

六個半小時的成績絕不出色,分組排名也僅在50/150。但我知道,經過這五年時間、十場比賽跟上萬公里的練習,我已經找到掌握自己跟挑戰自己的關鍵,也就是「在場上當自己的教練,專注而放鬆地享受比賽」。

這是耐力運動迷人與獨特的地方。不同於球類競賽,無論是單人、雙人或多人的賽制,多數的比賽都在球場內進行,場邊教練可以透過眼神、動作、口語,甚至頭盔內的無線對講機,傳達指令、修正戰略與戰術。

但是游泳、單車、路跑、鐵人這類的賽事,即便比賽時眾多選手一同出發,賽道上摩肩擦踵,但每一個選手都知道,一旦出發後,在抵達終點之前,這是一場跟自己的比賽。唯一的教練,也只有你自己而已。

場上的其他選手,其實不是你的對手,而是夥伴;無論跟你並肩而行、前後追逐,大家都是在拿出最佳實力,證明自己贏過昨天、上一季、去年或上一場賽事的自己。只是,你們碰巧在同個時間、同個地點,一同完成這場跟自己的比賽

回到這本關於網球、教練與內心比賽的書。無論有沒有上場參賽的經驗,其實多數人都有面臨對手的臨場反應,以及對自己動作行為的價值判斷。

但這些瞬間反應與價值判斷,其實會中斷我們對環境、現場還有動作的「知覺」與「感受」。當認知壓過感知的時候,許多細微的失誤跟偏差,往往是一場比賽、一場對話、一個表演最後能否成功的關鍵因素。

這並非代表認知不重要。相反的,贏得內心比賽的關鍵,在於建立感知能力跟客觀認知的能力。因為無論是身體也好、環境也罷,或者當下所面對的對手、局勢、情境,都是隨時可能改變的,無法感知也就無法做出修正跟回應。

但是,僅培養感知能力也是不足的,沒有大量的練習,累積身體關於動作的記憶、神經系統感知外界變化的能力,所謂「放鬆而專注」的狀態,是無法輕易達成的。因為動作熟練、心態開放所以得以放鬆,因為全心感知身體與環境的互動所以必須專注。

所謂「放鬆而專注」,其實可以用許多人(尤其是有基礎運動能力者)在第一次打保齡球或高爾夫球時,因為剛開始接觸、而且全神貫注,卻又還沒有被錯誤姿勢跟求勝壓力所影響,所以都會打出格外高的分數。反而在接觸後不久,甚至練習一段時間之後,往往每下愈況,越修正越緊繃,成績也未見起色。

這時候如果採用本書的思惟,先排除精神上與認知上的壓力,只專注在感受身體跟動作本身上,並在重複練習後於腦中演示,或許我們都可以找到進步的訣竅。這個模式有一個非常有名的案例,就是游泳名將菲爾普斯,他從小就採用這樣的訓練方式,每一場比賽都是在執行身體與腦海中無數次練習跟演示過的過程,讓自己進入專注而放鬆的狀態,奪牌彷彿只是照著劇本而已。

除了運動場上,「內心比賽」也隨時出現在我們生活與工作當中。主觀模式與價值判斷總會阻撓我們感受當下、正確回應,造成溝通上、判斷上或合作上的失誤與困境。

除了認識內心比賽對我們所造成的影響,這本書給我另一個巨大的啟發,在於探討競爭的意義與對手的價值。如果我們的目標是透過超越困難、障礙,包括對手、環境或是自身條件,不斷超越自己,那麼場上的所有對手,其實是共同創造這個機會的夥伴。

如果雙方都竭盡心力、努力比賽的話,場上對手,其實是朋友而非敵人。無論在哪個賽場上,真正的敵人,一直都只有我們自己。

比賽,從心開始。因為所有比賽的敵人,都在我們內心。但只要你能做自己的教練,就能贏得內心比賽,戰勝自己。
---

延伸閱讀:

2018年1月31日 星期三

我們需要的不只是勇氣


新年剛到、歲末年終,理應是送往迎來、眺望新局,但如同這幾陣子籠罩在霧霾中的台灣一般,許多事情總難一眼看清想明,通往未來的路徑究竟在哪裡。

一月初跟高中同學聚會,無論在科技產業、金融單位還是醫療機構,不管是在企業身為主管或者創業當老闆,大家憂慮的除了產業創新機會跟國家競爭力,最在意的還是如何栽培下一代。

身為戰後嬰兒潮的下一代,出生率高峰的我們習於同儕競爭,歷經民主化與多元化,也參與了不同產業崛起與衰退的階段,談起科技產業的更迭、加密貨幣的波動,教育翻轉、數位醫療、保險創新的機會與挑戰,也感嘆於世界變動的速度與幅度。

也因為世界變化如此之快,那些曾經靠苦幹實幹就能採摘的果實,已經越來越少。面對經濟模式的轉型、高等教育的變革、勞資關係的角力,還有高齡化的人口結構危機,都不是短時間、靠硬幹就有標準答案的。

當過上班族跟兼職教師、身為微型企業主,也跟資本家、政務官打過交道,我更深刻體會到,每個人都會因為所在位子與過往經歷,對同一件事情有不同的解讀跟立場。同溫層現象限制了我們的觀點與視角;唯有盡量保持多元甚至對立的資訊管道,才有機會獨立思考,並且同理對方,找到對話的方式與頻道。

視角與觀點之所以重要,因為方向對了,努力才會達到目標。這些年我們不斷鼓勵年輕人勇敢,彷彿只要有勇氣,什麼都可以挑戰。但成功關鍵從來不是勇敢,而是智慧跟能力。

我們常說勇者無懼,但勇者之所以無懼,其實是因為強壯。此時台灣需要的不只是勇敢,而是真正的變強。當低懸的果子沒了,我們就要有能力與智慧,去採摘高掛的果實。

但在那之前,我們要能體諒彼此、不分世代與出身,理解受限在經驗與現實的個別差異;知道即便意見相左,情境不同,我們都不是敵人、而是夥伴。

真正跟你一同競賽的,不是場上對手,而是內心自我。場上的對手其實是陪你變強的伙伴,他們最知道你是否變強,也最能刺激你變得更強。唯有讓自己變強,才能讓身邊的人得到幸福。這是這些年運動、創業給我的啟發。

願年歲靜好,智慧增長。我們都要變得強壯,也要能溫柔而更體諒。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登於今周刊1099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2017年12月28日 星期四

實驗大學也要一味追求績效嗎?


自2014年11月實驗教育三法通過以來,台灣的實驗教育規模,三年來呈現每年倍增的趨勢。除了反應許多家長對體制內教育的焦慮與不信任外,也展現了台灣的開放社會面貌與教育產業契機。

根據教育部資料,今年(106學年度)全國有55校辦理「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公辦民營」型態則有7校,兩類學生共超過七千名;而在家自學、團體共學及機構型態的三種「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學生約五千名,總人數達一萬兩千名。

在少子化年代,各級學校普遍面臨減班、併校的壓力,但實驗教育卻逆勢起飛、需求大漲;而原本已積重難返、招生困難的大學教育,顯然將雪上加霜。也因此,正在立法院三讀的實驗教育法修正案,除了開放高中以下公校的實驗教育比例由10 % 提高至 1/3,也研擬了大專以上的實驗教育辦法。

站在實驗教育家長與兼職大學教師的立場,樂見主管機關的正面態度,但若細就實驗大學的相關條文,其申辦條件為「辦學績優的大專,認定標準由主管機關認定」,仍充滿體制內的「管制」與「菁英」思惟。

多年來台灣的大學教育問題,主因是師資與教學型態趨同、薪資與聘任管制嚴重,導致學用落差、供需失調、產學脫節、人才外流。將實驗教育導入大學階段,應該要能解決高教困境,但難道「辦學績優」的大學就沒有這些僵固沉痾?還是其實越「頂尖」的「研究型」大學,離實驗教育的「多元化」、「開放性」越遙遠?

其實我並不反對研究型大學的存在,甚至認為頂尖研究必須長期投資與支持。但多數人需要的成年教育,其實並不存在於台灣普設的大學校園中,而這些學校的環境與師資,都是模仿跟來自學術型大學。

多數教授一輩子的經驗與成就是做個(傑出的)學者,但多數民眾並不需要學習如何當個學者、生活情境與所需技能也跟大學教授大不相同。當我們多數的成年人都會進入大學,卻只有少數大學教師擁有非學者的生命經歷,這才是台灣高等教育的問題核心。

台灣在實驗教育領域的立法進展與多元程度,目前在亞洲位居第一。而我們好不容易有一位來自基層的教育部長,能否放棄績效指標與管制思惟,真正地開放高等教育?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登於今周刊1096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
延伸閱讀:

2017年12月24日 星期日

台灣人才出走,創新難行



擔任新創參與者與創業教育者將近十年,這兩年格外感到人才缺口對台灣整體競爭力的衝擊。除了人口結構反轉、產學脫勾嚴重之外,對於新世代人才的吸引力逐年降低,將是台灣最嚴重的國安危機。

以高等教育來說,台灣擁有傲視全球的大學密度,研究成果也不落人後,但是教授薪資與研究資源之低下匱乏,不說全球倒數,在亞洲也遠遠落後日韓星港。設想今天你是留學海外的傑出學者,除了對台灣、家人跟教育的情感,有什麼原因要回來執教?

不說生活艱辛與研究困境,光是作育英才的機會,在台灣也是越來越難。隨著台灣高教環境與產業競爭力的下滑,許多優秀高中生的第一志願早已從台清交成,轉為美日歐星的一流大學,或對岸的北大、清大、港大、中大。

當四十歲以下的傑出學者跟二十歲以下的優秀學生逐年出走,年輕人赴大陸求學就業的意願將近五成,五到十年之後,台灣的學術與產業競爭力,都將岌岌可危。而墊基在教育水平、產業基礎與人力資源的創新能量,也將產生嚴重斷層。

要把人才留住,就必須投入資源、創造舞台。但過往我們也不是沒有成功案例。

以2008年啟動的STB(台灣史丹福醫療器材產品設計人才培訓計畫)專案來說,8年內培訓43位醫師與工程師至矽谷歷練一年(每位預算10萬美金),回國後已成立13家新創企業、資本額累計13億,並吸引投資機構與創投基金募資達22億元。等於政府投資1億3千萬,帶動資本市場35億投入,效益極高。

四十年前的RCA計畫開啟了台灣半導體產業契機;十年前啟動的STB將是台灣醫材產業的創新能量。但類似的計畫能否推廣到更多領域與國家,並且從高中生與大學生開始,而非針對醫師跟博士?

一個國家的競爭力來自對人才的吸引力。唯有正視人力危機,積極培育跨國與跨領域人才,台灣才有未來,才能繼續談論創新創業與產業轉型的可能。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92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
延伸閱讀:

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為什麼台灣老人愛看病


最近擔任一場「樂齡程式開發大賽」評審,除了有感於聊天機器人成為網路服務開發新趨勢,並樂見政府開放數據平台提供民間使用之外,比賽過程中,許多年輕開發者對於高齡者的行為觀察與需求,也讓我感觸良多。

台灣即將邁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人口佔比 > 14%),老年人口的社交需求、健康照護、飲食起居、家庭生活,都成為所有人必須面對的課題,無論是為了長輩的現在或自己的將來。

因此,在比賽中關於老人社交、旅遊、生活的服務設計,有非常多的創意發想跟實現方式,但最主流的卻是老人醫藥及看診服務。某個團隊提出的論點:「老人最常去的地方是醫院,所以我們要解決老人看診的痛點」,乍聽言之成理,但深思後卻也有不合理之處。

觀察身邊的退休長輩,的確偶爾會上醫院門診。台灣慢性病的盛行率高,醫院看診人口以高齡者居多,也是事實。但是為什麼老人最常去的地方應該是醫院?

數據會說話。根據統計,台灣65歲以上的老人,每年平均看病將近27次。相較於歐美國家,平均每年大約4~5次的就醫次數,台灣堪稱全球最愛看病的國家。

除了因為相對便宜而且品質良好的健保制度與醫療服務,還有地狹人稠、交通便利的社會環境,人民擔負的就醫與領藥成本之低,台灣可謂世界冠軍。但這也造就了多數人把健康外包給醫院,認為身體出問題再去看病的心態。

此外,老年人真的愛逛醫院嗎?還是因為看診型態跟領藥程序沒有針對老年人多重慢性病的特性,加以重新設計?多數人其實都能理解,生病是長期生活型態不健康所導致的,那麼為什麼我們不能把健保經費跟醫療給付,還有未來看診跟臥病的時間,轉投資到更愉快卻更有效的健康環境跟行為促進面向上呢?

多數慢性疾病的致病因子,包括基因、環境跟行為。短時間內我們無法改變基因,但透過環境改善跟行為誘因的設計,把醫療資源投注在健康促進跟預防醫學上,其實人老了未必需要常跑醫院。

台灣老人愛看病除了因為就醫便利,還因為多數老人真的有病在身。在高齡化腳步無法逆轉而且加速的現實情境下,我們真的要繼續讓台灣人又老又病嗎?

(圖片來源,本文經編輯後刊載於今周刊1088期【不規矩報告】專欄

延伸欲讀: